客观地说,中国教育的成就是巨大的,是不能被抹杀的。现在的主要问题,不在于教育教学体系,而在于“教考不分”的评价体系。

“教”与“考”应该是分离的。教育是培养人才,不是选拔人才。选拔是由考试机制承担的。培养创新人才,关键是从根本上改变应试教育。要改变应试教育,就必须将考试内容,与学校教育教学的课程内容脱钩。

考试招生,原本的用意和设计,是“教什么,考什么”,是合理的。但是,由于教育承担了太多教育之外的功能,已经不是它本身的样子了。升学考试的本意发生了异化,变成了“考什么,就教什么”,这是应试教育产生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应试教育严重抑制人的创造力,不利于创新人才培养?因为强调机械记忆,崇尚书本,要求标准答案。但这不能完全怪它。因为考试就是个技术活,跟知识、能力、素质没关系。由考试决定教育机会,是资源的分配方式,考上好大学,首先不是因为学了很多知识,而是考试技能要熟练。

很多人批判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对学生如同考试机器一样进行训练。这不完全是学校的责任,而是考试机制本身的技能化倾向决定的。考试不在乎知识,这种形式,能够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对于游戏参与者来说,必须最大限度地利用规则。

竞争性考试制度,解决的是“分蛋糕”的问题,一块有限的“蛋糕”,被众多人瓜分,本身就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当社会越是把考试作为社会筛选、分化、流动的主渠道,考试的社会基础就越牢固。“分数至上”必然成为评价教育质量的主要指标。一切教学活动都围绕着考试进行,学校在实质上成为考试训练的机构。只要教育和考试捆绑在一起,应试教育就不可能根除。

升学考试成为一种强有力的指挥棒,当然就会制约教育教学。教育领域最大的问题,是招生考试与学校教育教学直接挂钩。许多人认为,挂钩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教什么,不考什么”,好像说不过去。不考,大家就不重视,学习效果就难以保证。很多网友不是说嘛,为什么中国足球不行,因为社会的重视程度不够,要是把足球纳入高考,水平肯定能上去。强调某门课程的重要性,就把它纳入升学考试中来。

为什么“减负”喊了很多年却没有效果?原因也是“考、教挂钩”。越来越多的课程、知识点纳入升学考试,学生的学业负担当然加重了。

如何实现“教、考分离”?首先,必须从改变观念和思想入手。端正对不同阶段教育性质和任务的认识。

长期以来,人们坚持的观点是,初中要为高中输送新生,高中要为大学输送新生。实际上,教育是为社会培养合格的职业劳动者。现在呢,则是完全集中在了考试竞争上。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不同的“学段”,为什么这么设计?因为它对应着人的发展阶段,是基于人的发展需要,人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发展目标。

教育即生长,不单纯是为了更高学段的升学做准备,应该是为人的阶段性成长、发展服务。初中的任务在于培养合格的初中毕业生,高中的任务在于培养合格的高中毕业生。

义务教育,目的是为社会培养合格公民,基本要求是身心健康。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和行为习惯,有一定的特长,具有社会生活和进一步学习的基础知识与基本能力。

高中不只是为高校准备生源,更重要的是,为社会培养有知识、有特长的劳动者。让学生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和基本的法律观念,在某一方面,有扎实的知识基础,具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社会实践能力。

高中教育被高考“绑架”了,高考成了教学的指挥棒,高考成了衡量和评价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唯一指标。教育的系统化改革,最主要最关键的,就是让指挥棒失灵。如果只在考试科目与考试内容上进行调整,没有多大意义。

高考巨大的利益相关性,直接介入高中教育,就会造成考什么就教什么、就学什么,高中就会背离素质教育。而且“应试教育”的压力会向初中、小学传导,愈演愈烈,导致基础教育成为全面的“应试教育”,也就是说,教育的主要内容和目的,退化成了“应试”。

必须要清楚,以筛选为主要功能的考试制度,不是教育制度。从选拔的角度看,高考和古代的科举制度没有本质区别,都跟教育没关系。你非让它们有关系,教育被考试绑架,就畸形了。选拔机制必然是功利化的,功利化是正常的,必要的,否则就难以吸引大家参与。

但教育不是考试训练,教育改革,方向应该是教考分离。尤其是高中,不是高考教育,教学与高考不能完全对接。当高考与教学捆绑得越来越紧的时候,人们关心的,一定不是素质,而是分数和升学率。这是必然的。

只有弱化高考对教育的压迫和控制,高考才不至于成为教学的指挥棒,人们才会真正关注在高中阶段的素质发展。现在高考改革遇到了“瓶颈”,如果这个“瓶颈”难以疏通,那可不可以做反向的思考,干脆换个瓶子,彻底打碎这个瓶颈。使高考与高中教育相互独立,甚至完全分开。

我们可以借鉴司法考试和公好的做法。司法考试和公热度都很高,竞争更加激烈,但从没有听说哪个学校,就算是法学院,也没有把自己的课程设置,与司法考试挂钩,进行应试的教育,更没有因为考试考什么,才开什么课。

如果教育与考试的关系,尤其是高中教育与高考的关系,能够进一步理顺,中国教育的发展前景将不可限量,一定会有更大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