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争议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NYSE:FHS)近日停牌,根据公告,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启动退市程序。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今年4月5日收到纽交所监管函,公司在30个交易日内的总市值低于5000万美元,且股东权益低于5000万美金,6月24日再次收到监管函,公司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股价低于1美元。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2021年3月11日在纽交所上市,募资7500万美元,发行价10美元。岂料“上市即巅峰”,如今股价只有0.276美元,比发行价跌去97%,市值仅剩798.92万美元。

吊诡的是,第一高中教育集团11月2日刚刚发布了一份不错的财报,2022年前三季度营收2.7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5098万元。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是西部第一、全国第三大民办高中教育集团,截至10月31日共有27777名在读学生。

有专家指出,民办义务教育被禁止资本化,民办教育应当坚持教育公益属性。但民办教育为教育均衡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帮助教育欠发达地方财政减轻了教育投入压力,带来了优质师资和资源。

2021年3月11日上市当天,股价就跌破10美元发行价,此后持续一路下行。

今年3月29日,纽交所发出监管函称,公司总市值和股东权益分别低于5000万美元合规标准。

公告显示,截至3月29日,第一高中教育集团30个交易日的平均市值约为4740万美元,截至2021年 6月30日,其最近一次报告的股东权益约为2360万美元。

监管函要求,第一高中教育集团要在2022年6月27日之前提交证明合规的商业计划书,公司恢复合规的适用补救期将于2023年9月29日到期。

但6月21日,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又收到了纽交所第二封监管函。根据纽交所上市规则,“1美元”股价被称为“合规红线个交易日内证券平均收盘价低于1.00美元,将被视为“低于标准”。

公告中,纽交所指出,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必须在收到通知后6个月内,将其股价和平均股价恢复到1美元以上。

在股票被停牌前的11月2日财报会上,第一高中教育集团CFO周寅说,“我个人认为,如果不能符合纽交所的合规标准,公司将到OTC市场(场外交易市场)挂牌”。

接近第一高中教育集团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公司收到3月29日监管函后,就有投资人呼吁公司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和市场预期。

“但当时公司优先考虑的是分红而不是回购,主要原因是,一方面公司大股东在分红后可以进一步增持股票,带来利好,另一方面如果公司回购,回购后的股票被注销反而会拉低本已触碰‘红线’的市值和股东权益。”该人士说。

但直到9月30日,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才发布公告称,已批准并宣布每股普通股派发现金股利0.0146美元,待分配的现金股利总额约为124万美元。

此时,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已触碰“1美元”股价的“合规红线”,公司回购迫在眉睫。

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批准股份回购计划,公司可在2022年7月15日起的12个月内回购至多人民币400万元的A类普通股。

周寅在11月2日财报会上说,“公司在尝试各种努力,包括公司回购和大股东动用个人资金增持。”

资本市场遭遇滑铁卢的同时,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的经营业绩并不算太坏,实现了增长和盈利。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营收2.74亿元,同比增长0.5%,净利润5098万元,同比增长95.3%。

上市以来,第一高中教育集团仅在2021年第二季度遭遇亏损,净亏损为378万元。上市以来,公司的净利润总额高达9088万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账上现金和受限现金1.44亿元,是目前市值的两倍多。

2021年,公司营收4亿元,虽然同比增长13.7%,但未达7.7-8.2亿元的预期;净利润3990万元,同比减少51.3%。

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仅同比增长0.5%,净利润虽然同比增长95.3%,但总额仅5098万元,这让第一高中教育集团达到合规标准的希望落空。

上述接近公司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市值与股价受外部环境影响较大,对于公司来说,较有主动权的合规标准是股东权益,即净资产。

“收到3月29日监管函后,公司测算只要年内净利润达到1亿元,就可以满足5000万美元的股东权益标准。”他说。然而,今年前三季度5098万元的净利润基本宣告这一目标无望。当然,第一高中教育集团随后又触碰了“1美元”合规红线。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的主营业务包括开办民办高中(也包括一定数量的初中)、开办民办高考复读学校、托管公办高中。

2021年3月上市时旗下已设立19所学校,包括14所高中、7所初中、4所高考补习学校。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张韶维曾在2020年财报会上表示,2021年将新开设7所民办高中,以及10-15所高考补习学校。然而实际上,2021年底旗下学校数量为22所。

到今年10月31日,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开办学校和托管公办学校总数为23所。

学校规模增长受阻,首先是因为2021年9月1日起施行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实施条例》规定,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以及外方为实际控制人的社会组织不得举办、参与举办或者实际控制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

其次,“双减”政策发布后,一些地方放慢了高考补习学校办学许可证的审批速度。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但事实上,西部地区对优质民办高中教育仍有强烈需求。

以公司总部所在的昆明为例,《昆明市2021年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昆明全市有普通高中140所,其中民办普通高中75所,占比53.6%。

对于缺少优秀师资的西部地区来说,民办高中大大提高了地方高中教育效率,提升了地方高考成绩。在高学费支撑下,民办学校能够以高工资吸引外地名师和名校毕业生到西部从教。据了解,有的西部民办高中教师月薪可达1万元。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官网显示,截至2021年,分批次引进清华、北大以及牛津大学等世界名校优秀毕业生63名,985、211大学毕业生201名,硕士及以上学历毕业生239名,研究生及以上学历超过43%。

即使在大力压减成本的情况下,第一高中教育集团还在继续招聘年轻教师。周寅在11月2日财报会上说,2022学年,公司招聘了约200名新教师,使得集团内学校的生师比达到11:1。这在缺乏优质师资的西部地区实属难得。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10月31日,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招收了7963名2022级学生,目前旗下23个学校中包括13个高中、5个高考复读学校和5个公办高中托管项目。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张韶维在财报中称,“公司意识到未来困难的宏观和微观环境,我们将跟踪不断变化的环境,并为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着想。”